鵬州無奈的說:不是我愛念你,你的落差真的很大,不然就奸滑似鬼,要不然就奇蠢如豬。
怎麼說話的,你可以說-天才和白痴只在一線間,只是你的線是虛線。那我至少偶爾是天才不是嗎?怎麼被你說的,我不當豬就得當鬼,一口氣吞不下去,就想反駁,話到嘴邊想起老師的教誨。
老師說:跟對方站在同一陣線,保持微笑,才能有效溝通。
於是我附和鵬州的話,笑笑的說:
對,是我太蠢,要不然我-怎-麼-會-嫁-給-你-呢?
鵬州立刻謙虛的說:那裡,我比較蠢。
兩夫妻搶著說自己蠢,場面一派融洽。
果然老師說的是智慧之言啊。
 
by 煌華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煌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